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详情
 

【溪苑同人】【原创】传奇(国乒)

2019-08-09 11:54:45 来源:永信贵宾会-永信贵宾会手机版-永信贵宾会官网 浏览次数 4

  否则也不会落个三进二出国家队,甚至被打发到乡下去养猪的下场。

  年轻时的陈玘还没有发福,多年的乒乓球训练早已把人身上的赘肉磨的渣都不剩,只余下满身的精瘦肌肉,可眼角眉梢间日天日地的气息藏也藏不住,那爆脾气上来了谁也管不得他,每次打比赛时眸子里是将要溢出的凶狠与无所畏惧,往往都能先在气势上压倒对手一大截,真可谓是陈·天不怕地不怕·玘。

  刘国梁那时才退役不久,刚刚扛起国乒教练的大旗,老将退的退,走的走,国乒内部急需新鲜血液的涌入,于是,在一次乒超联赛中,他一眼便注意到了那亮眼的少年杀神。

  上次的时候陈玘从省队被调到二队的时候,也是因为一场比赛而被刘国梁注意到。

  尽管心下极欣赏,但还是忍不住要磨磨少年的性子,于是并未将少年直接调到一队。

  那时的陈玘是真的年轻,身上的棱角与骄傲还没有被现实的苦涩磨平,少年输了会折断球拍,赢了会踢碎挡板,这冲动的劲儿,和后来的张继科有的一拼,用实力诠释了年少轻狂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并常常为此收获血泪的教训却仍是不改不过用刘国梁的话来说就四个字:“皮痒,欠揍。”

  那次的乒超联赛,陈玘连连击败刘国正,秦志戬等老将,在最后甚至连曾经的奥运冠军孔令辉都败在他拍下,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浑身的杀气悄然在身旁漫开,或许技术处理上还透露着不周青涩,或许心态经验还没有老成持重,但在刘国梁看来,这些都没关系,可以慢慢教,慢慢引导,可最令他动容的,是陈玘眸中的坚定。

  就是那种,无论对手是谁,无论身在何处,都一视同仁,不轻视也不自卑,只握紧手中的拍子,只看向眼前的小球 的坚定。就好像,他心中坚定不移了一个信念,这个冠军,他一定会拿到。

  最后一个球赢时,陈玘怒吼了一声,转身便扔了球拍,一个滑跪扑到了地上,久久未起身,领奖时泪已盈满眼眶。

  赛场下的少年,褪去了一身杀气,那原本因为比赛而强压下去的少年心性又浮上心头,这性子哟,说好听点儿叫年少轻狂不懂事,说难听点儿就俩字,作死。

  陈玘笑眯眯的揽过身旁正在斗地主的王皓:“皓子,你玘哥我今儿个开心,晚上请喝酒,去吗?”

  王皓头也不抬的对陈玘嚷嚷:“玘大爷你疯了吧,就你这酒量,今晚你不是被我背回来的我跟你姓,你才刚进二队,求大爷您消停点吧。”

  被人挤兑了一通,陈玘却也不恼,神秘的对王皓摆摆手:“十包鸡脆骨。”

  正在玩手机的王浩眼中突然冒出了精光,像是怕人反悔似的:“好的成交!”

  陈玘轻笑了几声,王皓喜欢吃什么?他就喜欢吃!

  “师父,上场乒超您看了吗?江苏队那个陈玘,我挺喜欢的,小孩机灵又敢拼,是根好苗子。”

  上次把少年调到二队是他惜才私自做主,但紧接着再把少年调到一队,会有些莽撞吧?毕竟一队升降人员也是件大事,纵使现在有了总教练的权力,手下有了一帮徒弟,刘国梁还是会有点畏惧蔡振华不悦。

  蔡振华一听就知道自家徒弟这是起了爱才之心,嘴角噙着笑揉了揉刘国梁的乱毛:“跟师父还客气什么,我给你主帅的权力,就是让你放手去做,我相信你的眼光,只不过那孩子有点倔,需要你好好教就是了。”

  蔡振华特意咬重了“好好教”三个字。刘国梁面上一红,赶紧答应下找了个借口退了出去。

  陈玘正含着根冰棍,站在小卖部的门前跟人讨价还价:“阿姨啊呸大姐啊,我鸡脆骨都买了九包了,你免费送我一包不行是咋的啊!”

  少年脸上的怨念都快飞上天际了。突然手机响了,陈玘只得放下手中的鸡脆骨,碎碎叨叨的说:“谁啊,老子马上就能讨价成功了……”却在看到屏幕上的来电人时悄悄噤了声。

  陈玘调整了下呼吸,踌躇了一会儿才敢接起电话,恭敬道:“刘指导好,您有什么事吗?”

  刘国梁在电话那头道:“玘子啊,今儿的比赛打的不错啊,跟我去一队你没意见吧?”

  赛场上叱咤风云的少年一下子呆住了,半晌儿没回过神来,刘国梁半天没听到少年的反应,有些不满道“怎么,不愿意?”

  陈玘抖了一下,话都说不利索:“没没没刘指导,当然愿意当然愿意。”

  刘国梁目光深邃了些许,脑海里一直回放着少年气性摔拍子的举动,在话筒边警告人:“既然到我这,就得守我的规矩,把你以前那些摔拍子的臭毛病都给我改了,脾气再爆也给我收着点,否则你就等着被算账吧。”

  威胁过后还是压不下对少年的欣赏,“玘子啊,回来给你办庆功宴,听见没?”

  少年高兴的连声线都变得明亮了许多,挂了电话在小卖部桌上拍下一张二十块的毛爷爷,嘴一下子变甜了:“姐姐,我要十包鸡脆骨,不用找了!”

  在他还在江苏队的时候,在他还没有锻炼出一身杀气的时候,刘国梁就已站上世界性的舞台,成为了中国第一位大满贯得主。

  在他还在与手中的拍子和小球奋战的时候,在他还籍籍无名的时候,刘国梁早就拿遍了许多男双男单冠军,甚至退役做了教练。

  陈玘一路长大,耳旁都是刘国梁的名字与经历,眼前都是他的技巧与身影。

  可有句话怎么说的?“有些事情啊,一得意忘形,就变成了乐极生悲了。”

  悲催的陈玘同学举了个自身的例子,生动形象的说明了这句话的正确性和严谨性。

  陈玘一高兴就爱喝酒,一喝酒就不停,偏偏酒量还不是很好,所以每次都要一个酒量还可以的,比较清醒的人背着他回去。

  以前的时候没耽误事儿是因为王皓比较清醒,但今天因为有鸡脆骨的催化作用,王皓好死不死的也……喝多了。

  于是第二天俩人双双躺在酒馆的地面上,睡得跟死猪似的,周边是倒地的许多酒瓶。

  陈玘是最早醒的,他酒劲来的快去的也快,睁开眼刚感叹了几句岁月静好,今天天儿真蓝,周围的小草又茂盛了之类的,突然就回过神了。

  赶忙摇醒一旁一脸我是谁我在哪的王皓“皓子,醒醒,出大事了!”

  俩个人飞快的回了训练场,心里不约而同的为自己唱了一首凉凉。

  俩少年一愣,刚回头,正对上刘国梁的不带任何表情的脸庞。

  据后来某同学回忆道,他当时腿立刻就软了,怂的差点没给他师父跪下。

  两人浑身散发的着的浓烈酒味使刘国梁皱了皱眉:“王皓,我现在不想揍你,这事你不说我都知道是陈玘的主意,你赶紧儿的找你吴指导去。”

  王皓松了口气,与陈玘迅速的交换了下眼神,悄咪咪的掩上门跑了。

  陈玘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始解释,却被刘国梁一句话堵了回去:“陈玘,我对你很失望。”

  “我昨天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有半句听进去了吗?还是说,嫌我管着你,根本就不想跟我?”刘国梁铁青着脸,声音冷的能把人怼出冰渣子。

  陈玘心中突然抽的难受,支支吾吾道:“刘指导刘指导不是的不是的……”

  那个平日里浪到飞起的杀神急得一下子啥都说不清楚。

  陈玘一下子悲哀的发现,他在他师父面前似乎从来都说不清楚话啊!

  刘国梁感觉心里的火越发往上窜,直接也不废话了,俯身把人粗暴的摁在球台上,抄起手中的球拍就开始抽。

  陈玘快要哭死了,刚才想说的话没有说清楚,他心中怕刘国梁误会,但又不想在气头上惹恼他师父,刚平稳下心情,想跟身后的人解释说自己并不是不想跟他,可潮水一般的疼痛似是要将他淹没,少年极怕疼却又好面子,于是愣是逞强着死扛,没有一句讨饶,但代价是唇腔内侧一小块地方被少年咬的鲜血淋漓,手臂上也尽是咬痕。

  刘国梁下手也不是没有分寸,约摸过了三四十下心中早已没了刚才的暴怒,只是眼瞅着小孩没了声音觉得有些不对劲,突然转眼便瞥到了人手臂上的咬痕。

  俯身朝少年身后抽了一下狠的,成功的逼的少年叫出了声音,刘国梁声线却还是冷冷的:“酒醒了?”

  陈玘疼的脑子全是一团浆糊,忙不迭的点头,眼前渐渐清明了起来,挣扎着从球台上站起来,却一不小心扯到了身后的疼痛,差点就直接跪下了

  刘国梁赶忙一把抄起少年,顺手揉了揉人的毛。

  忍了半天,还是开了口:“以后不准咬手臂了,疼就喊,你自己不嫌丢人就行,我有那么可怕吗?”

  少年声音里还带了点委屈:“刘指导,我我我不是不想跟您,我怕您不要我了,我只是一时冲动……”

  刘国梁扯开其中一个抽屉,拿出其中俩个小白瓶,往身上挂着的少年臀部挥了一巴掌,“你瞧你出息的,赶紧下来。”

  陈玘一下子跳开,委屈巴巴的声音传来:“师父,疼……”

  刘国梁觉得自己真是快要被气死了:“不疼我揍你干嘛?过来,不上药会更疼的。”

  陈玘撇撇嘴,一步一步的挪到了人腿上,直接扯住了刘国梁的裤脚蹭了蹭,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只乖顺的小猫。

  刘国梁边给人揉开肿块,边教训道:“你几岁了还冲动?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还喝那么多?明知道队里有不许私自离队的规矩还往外跑?赢了还摔拍子?这些都是谁教你的?”刘国梁越说越气,顺手给了人几巴掌。

  陈玘在上药时只负责嗷嗷叫,根本来不及回话,刚想说话却又被他师父几巴掌打的惨叫连连,“啊啊啊师父!我这不是太开心了嘛”

  刘国梁叹了口气:“玘子,你还年轻,性子有些莽撞我理解,没有孩子一开始就很成熟,都需要慢慢教,但我希望你记住,你的一言一行不仅是关乎你个人的前途,也代表着国家乒乓球队的形象,

  冲动不是件好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真正可怕的,是那些自律优秀,还在默默积蓄力量的人

  陈玘抖了一下:“师父师父我记住了我记住了,真的不用您帮我。” 机灵劲儿惹的刘国梁笑骂:“臭小子。”

  陈玘在国家队的时候是如此之浪,退役了之后,仗着他师父天高皇帝远,偶尔只能不轻不痒的敲打敲打他,那本就是命里带嘚瑟的性子,越**的欢儿了。直播满嘴跑火车,怼天怼地怼空气怼遍全队,用陈玘的话来说就是,“我浪起来连我师父都敢怼”

  那日天日地的劲头儿哟,连向来顶天立地的张继科都忍不住在国乒聚会时来了句:“玘哥,瞅着您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哥的份上,我问您句,您这浪的一天天的,万一刘指导开微博咋办儿啊?”

  语罢抬头瞄了眼前方正扯着人了解新兴事物的刘国梁,悄咪咪的把自己微博中各种撩妹记录删掉,陈玘豪言壮语道:“怕什么,我师父又不会吃了你……”

  wuli科科奇异的发现他玘哥微博的画风突变,从以前的怼遍全队蓦地变成了岁月静好,直播除了撸猫就是撸猫,也再也不在凌晨一俩点冲浪了,刘国梁的每条微博他必转发,必捧场,自称师父的小甜杀,刘总的军大衣……

 
永信贵宾会-永信贵宾会手机版-永信贵宾会官网